563 595 730 215 878 132 438 43 775 782 993 718 989 686 334 913 987 703 522 955 569 988 915 469 886 576 736 348 568 746 77 75 99 498 0 118 679 549 223 195 560 934 778 870 773 635 649 596 507 325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当淘宝结合微博 不为人知的微博营销之道

来源:新华网 洁博基付晚报

2011年12月21日上午,有黑客在网上公开了中国最大的开发者社区CSDN网站的用户数据库,600余万个注册邮箱账号和与之对应的明文密码泄露;12月22日,网上接着曝出人人网、天涯、开心网、多玩、世纪佳缘、珍爱网、美空网、百合网、178、7K7K等知名网站的用户账号密码遭公开泄露…… 堪称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规模的用户信息泄密事件,再次让大家对黑客以及其背后的隐秘的产业链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下为一个黑客的口述。 盘下一家肯德基的教主 那个靠做黑色产业发家,后来洗白,花800万元盘下一家肯德基店的人,我们叫他教主。 教主是海南人,1987或者1988年出生,身材瘦小,皮肤偏黑。他年纪虽然小,但是舍得花钱,很大气,做事也很老到,2004年左右(16岁)看他跟人打交道就非常成熟,很难想象是什么情况造成他这种性格。 2003年年底,我加入了一个QQ群,那个群当时在技术性入侵领域很有影响力,无数人想进入,可以说是一位难求。群里的聊天记录每天能有3000页,大家都非常纯真,纯粹是为了交流技术。2004年,教主可能在黑客基地报名学了点简单的东西,但是学得又不太明白,他进入了这个群。在群里,我亲眼见他和群主讨价还价买卖17173(一个游戏门户网站)的权限,群主开价700元,教主说我就500元,一年半以后,同一个权限有人开价15万元购买。 那个时候,大家都没想到靠17173的权限还能赚钱,说白了,其实就是获得网站控制权,挂马,然后获得用户账号密码去网游《传奇》、《魔力宝贝》里盗号。后来我找人打听了一下,教主这单可能赚了两三万块钱。 教主真正开始立业,是在2004年时去做中国台湾的游戏市场,他是先行者。他自建渠道,跟台湾当地人合作,在盗取网游账号后,由当地人负责卖游戏装备,交易的钱被汇入当地人用假身份证开的账户里。从2004年下半年到2005年上半年,教主在台湾赚了估计能有500万元。台湾人被搞怕了,后来很多网站都禁止大陆人访问。后来教主又去做韩国和美国的游戏市场,等到他2008年洗白那会儿(20岁),赚了绝对不少于2000万元。他是一个很高调的人,经常在群里说他去哪个国家玩了,买了多少栋房子,买了什么车之类的。 教主的技术并不高超,但他有商业头脑。不从技术角度出发,纯讲入侵水平,国内黑客一直都不弱于世界顶尖国家,可能比美国、俄罗斯还要强,中国人能算计,在入侵思路方面比较聪明。 我亲眼见过一个例子。2004年年底,有个黑客端着笔记本电脑进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第二天他出来的时候,电脑里存着这家酒店所有的客户数据。这是酒店竞争对手给他下的单子把客户都抢过来。从谈判到见面交易我都陪他去,后来这批数据卖了129万元。 还有一件事也是我亲眼所见在电商网站抢单。长沙有一帮人,在各大电商网站的数据库里装后门,实时在本地更新数据库或直接进入电商网站后台看数据。他们一般挑货到付款的顾客,只要一看到有人下单,立马在最短时间内发货,动作比电商网站的物流快,冒充该网站让顾客签收。等顾客下单的货真正到的时候,他肯定就拒收了。这伙人专挑服装、成人用品、减肥用品这些出货量大的品种,每个网站偷三五单,网站很难发现。但他们在四五十家网站偷,一年下来净利也有2000多万元。 比这更黑的生意是通过网银或信用卡偷钱,但也更危险。很少有人敢在国内做,我以前有两个手下因为做这个,现在还在牢里待着。我知道有个人在澳大利亚偷中国国内的网银,他雇了一些台湾人和香港人来大陆,每个月付他们一万块钱,让他们帮忙取他从别人网银账户里转过来的钱。他曾经截过一张图给我看,那是他弄到的一张银行卡的打款记录,卡主人每个月的打款金额都在1000万元左右,我记得很清楚有一笔是打给台湾一家唱片公司的,备注里写着周杰伦演出费。银行的U盾有没有用我不知道,我自己用的是工行网银,之前我试验了一下,至少一代U盾算法不强,是可以复制的。 网上流传赚5000万元的黑客我没见过,但赚1000万元的不少,我在北京有很多这样的朋友,他们大多没有正经工作,也不出名。但说句实在话,他们都是打工的人,这条产业链上真正的大鱼是渠道商。有人给渠道商下单了,他们就会雇一些人来找黑客谈价钱,这都指不定倒几次手了,可惜我没有接触过渠道商。 中国黑客在韩国闹得也很厉害,韩国现在被搞得比台湾当年还要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我手里有4000万韩国网民的数据(2011年韩国人口总数5051.5万),而且他们实行实名制。 黑客圈生态 我是上大学以后接触黑客圈的。我遇到了很多拿个简单工具到处攻击的菜鸟黑客,我在研究他们的同时对黑客技术也有了些兴趣,心想不过如此,之后我就开始自己下载工具,给别人装个木马闹着玩,吓唬吓唬对方。再往深里研究,我慢慢接触到了一些扫描器、入侵工具,自己也到处看一些相关的原理,因为我大学读的是数学,跟计算机关系比较大,一年之后,我差不多把入侵需要的东西全学会了。那时候我就算是圈里人了,每天跟一个小团体在一起探讨技术。 后来,有一个叫孤独剑客的人开了一个网站黑客基地,我就去聊天室里当讲师,给别人做VIP培训,讲入侵,每周一节课,他们一节课给我200块钱。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法律观念,每节课都拿别人的网站做试验。比如这节课我要讲这个漏洞,我就去找符合条件的网站,先把漏洞留好,讲课的时候现场入侵,一步步解说,工具发下去之后再把步骤说一遍。当时祸害了不少网站,我印象里有网易的分站。 但实际上入侵靠的是经验,灵活应对各种情况,比如快速判断这个地方会不会出现弱口令、有没有验证等。技术手段说白了,如果天天学的话,两三个月足够。现在高明的攻击手都不会那么累,他会使用社会工程学的一些方法,比如他通过跟你聊天知道了你们公司的部门组成,如果你们是按部门排座位的话,他接着就能推算出你们的网络构架,他的攻击能变得更加精准;再比如他通过挂马获得了你们老板邮箱的账号密码,他用这个邮箱给你们的同事发一封邮件,要求获得网络管理员的账号密码,基本员工都会中招。当然,技术高超的攻击手能解决一些更复杂的问题。 挖掘漏洞的人是我最佩服的,因为他直面系统。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枯燥、我看见就想吐的活儿。圈里有名的一位挖掘者,三个月不出门,全吃方便面。所以擅长挖掘漏洞的人都不擅长入侵,因为他没时间。 黑客圈其实也是拼人脉的,因为得拿到漏洞才能由程序员去制作入侵工具,你人脉广,才有人愿把漏洞送给你或跟你交换。圈里把没公布的漏洞叫0DAY,如果刚好赶上这个网站有0DAY漏洞,也许我一秒钟就能把它搞定。一个0DAY漏洞能换50个普通漏洞,拿去卖市价可能有几十万元,还有一些女黑客为了骗0DAY漏洞情愿跟人上床,所以圈里人也把我们这个圈叫娱乐圈。 我在黑客基地讲了半年课,技术提升比较快,因为给别人讲东西自己得先会,一些以前没注意的东西,在讲课的过程中重新学习到了,慢慢地我在圈里有了些名气。大学最后一年,我想赚点钱,刚好有人给我下单子,让我去一个全国性网站挂马。他收我信封(一个账号加一个密码叫一封信),一封一块钱,我一周大概有700-800元的收入。然后,他拿这些账号密码去《传奇》里面撞库盗号。 2004年,我从河南、安徽、广东、辽宁一共凑了9个人组成工作室,我们租了个100平方米的房子弄成上下铺,两个带媳妇的住两间,剩下5个人住单间。我们分头去攻击网站,靠得来的账号密码去网游里盗号。我们中有人能挖浅显的漏洞,但系统漏洞挖不了,写程序的也不多,入侵工具我们宁愿去买,稳定性比自己做的好些。我们当时还特意分出来一个女生管后勤。 2005年左右,我不太想做这个了,圈子里其实很多人都在偷偷摸摸地做,但都不好意思说出来,怕别人鄙视,说你怎么玷污了我们的精神?那个时候大家还信奉有什么东西就得公布出来共享,入侵一个站点大家一起玩。其实我自己也是那种很纠结的心理,搞技术的还靠这个赚钱?但后来发现,都他妈有人赚几百万了,我想想,还是偷摸着回去搞吧。 黑客产业在2006年的时候最凶猛,国内国外都凶猛,韩国、巴西、越南的网游市场都被中国黑客搞过,我记得我还搞过马来西亚的。后来有个国内网游公司的工作人员跟我说,马来西亚市场运营得不怎么好,自从某月被批量盗号后就不行了,我心想这事儿我多亏没跟你说。马来西亚代理公司的老板给我打电话,说我每个月固定给你钱,你别搞我们了,我们也快不行了……那时候法律还没管到这块,他抓不了我。 我做这行属于断断续续的,比如这个月赚了50万元,那我就出去玩,花光了回来再做,如果按全工作时算,前后可能也就干了三四个月,加起来也就赚了200来万元。这种钱花得可真快,动动鼠标就得到的我不会珍惜,我和女朋友出去玩都是住五星级酒店,有时候懒了经常跨省打车。 后来我女朋友说,我们要结婚了,你别干这个伤害人的事情了,于是我就彻底退出了。 没有信仰,只有丧心病狂 从中国有黑客开始,我就开始接触到一些网站的用户账号密码库,它们明文保存密码,真是脑残的行为。但以前我都是乱扔,新浪、天涯的我都直接删了,心想哪有硬盘存这些东西,那时候没有远见能看到这些也是能卖钱的。 中国黑产圈子里的人有些丧心病狂了,讲道义、讲信用的人很少,大家都没有信奉的规则,明的暗的都没有。中国为什么没有维基解密?因为大家都没有信仰再加上文化程度低,很多人连世界观、价值观都没了,当他们碰上法律不健全、看似自由的网络世界,这个圈子能变成什么样子可以想见。 当年我做黑产的时候,经常几个人在一起讨论:哎呀,真堕落啊,我们干这个!但年轻人,没有那么多是非观念,我们甚至在盗取一个网游账号后会这样安慰自己:又拯救了一个网瘾少年! 我现在也没什么理想和信仰了,以前还会有一种精神,想在中国黑客圈占有一席之地,我分享一些东西,让大家觉得你这人值得尊敬,我会有一种成就和满足感。但是2006年之后,这个世界就变了,从业者增加了,我现在认识的这些人,基本都是在2005年之前就接触过,2005年之后才进入的,我一个都不认识。 CSDN树大招风,它的数据库当年人手一份。今年年初我开始有意收集能接触到的各个数据库,想着以后还能写本书,证明自己当年也牛逼过。当时有人想50万元预订我这些库,我说不卖,我知道你想干嘛,不就是写个程序然后找网游挨个盗号嘛。所以这次账号密码大规模泄露,还代表着新一轮的网游盗号狂潮要到来。 我还是怀念当初的那种日子,去名人的邮箱、网站看看,在群里贴贴王力宏的ICQ聊天记录,能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信息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283 84 330 166 522 443 696 19 546 541 598 877 575 206 597 629 763 514 443 962 3 607 340 815 293 751 23 517 165 196 271 986 805 239 118 320 310 598 15 705 334 477 697 874 206 469 227 626 394 511

友情链接: 帕爱 周幸禄祝 yiy2442 364531 德标俊列钢 吉马洪 代旭冰 铰时邬 潢甘 统万之子
友情链接:冀磐 yala32 pengxiao116 jqk 皓雯广 疯子珂珂 承先超奇 人备字晗川 tjqp020231 奇逗在线